广发娱乐

<form id="asnbdbuhaj"></form>

<address id="asnbdbuhaj"><listing id="asnbdbuhaj"><meter id="asnbdbuhaj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asnbdbuhaj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asnbdbuhaj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              乾嘉學人的目驗之法

              來源:光明日報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08-12

                乾嘉時期,學術研讨極重實證,講究言必有據,據必可信,學人們因而十分信重目驗的治學方法。如段玉裁說:“凡物必得諸目驗而折衷古籍,乃爲可信。”(《說文解字注》“梬”字注)程瑤田說:“唐宋以降,說者紛然……夫陳言相因,不如目驗。”(《螟蛉蜾蠃異聞記》)王念孫說:“考之《方言》,得之目驗,爲可據也。”(《廣雅疏證·釋草》)邢澍說:“求之目驗而信,證之經文而合。”(《桓水考》)梁履繩說:“未經目驗,莫能定也。”(《左通補釋》卷三一)吳其濬說:“爾後紀載,轉相沿襲,不複目驗而心究,其爲諸通人所厭菲而吐棄,誠無足怪。”(《植物名實圖考》卷一)由此可知,學人們所倡揚的目驗之法,強調親曆,眼見爲實,是一種以實際調查和觀察爲本質內涵的研讨方法,它要求把對書面語言文字的解釋與調查、觀察所得的事實材料結合起來,用後者輔助或驗證前者,以求相關解讀符合客觀實際,可信可據。這種方法所貫注的一種理念是,對文獻語言文字的理解和解釋應控制在事實材料所能說明、證實的範圍內,而不可主觀臆斷、因謬襲誤。顯然,這種方法是實證性的,體現了學術研讨重事實、尚證據的實事求是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乾嘉學人那裏,目驗法多用來考證辨釋文獻中與天地山川、器具物品、鳥獸蟲魚、花草樹木等相關的語言文字。如王鳴盛說:“(古書)但稱某縣有某山,某縣有某水出,要亦目驗而知,的確可信。”(《尚書後案》卷三)姚元之曾言:“考殽有二……或謂故道今峽石驿是。余親至其地,詢知古道在張茅,去峽石五裏。因策騎至張茅,見山川險巇……路猶不可並軌而驅,則當日殽、函之險阻可想而知。”(《竹葉亭雜記》卷三)又如,《尚書·顧命》“一人冕,執劉”的“劉”,僞孔注:“钺屬。”孔穎達《正義》引鄭玄注:“蓋今镵斧。”江聲《音疏》:“斧上有直援铦銳。”可見諸家對“劉”的解釋頗不一致。許瀚乃據其所見周代兵器“周劉”的實物拓片,解釋說:“此器長慮俿尺四寸六分,下廣七分,上廣五分而贏……兩側面下廣同,以次上削,至顛成刀,蓋取其銳而易入,與鄭義恰合。孔雲‘钺屬’,特因下文想像之詞,不足爲據……(江《疏》)以意度之,未見其器,宜其不合也。”(《攀古小廬雜著》卷九)又如,宋玉《風賦》:“枳句來巢。”李善注:“橘逾淮爲枳。”桂馥撰《晚學集·書文選風賦後》,不以李注爲然,認爲“枳句”即“枳枸(椇)”,木之一種,其枝條相交,宜于鳥類結巢;而逾淮橘化之枳,“其實如橘而殠,鳥所不食;其枝多刺,鳥所不棲;其高不過丈許,鳥所不擇,從未有枝上安巢者。此皆得于目驗,而知李善之失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以乾嘉學人之見,在文獻考辨诠釋中運用目驗之法,能取得良好的成效。舉其顯著者有三:1.親曆目驗之所得,有助于做出精確可信、周詳明晰的解說。在乾嘉學者看來,“得諸目驗,故語詳擇精”(管世銘《彭蠡三江說》);“诠度物類,多得之目驗,故能詳其形聲,辯其名實”(邵晉涵《爾雅正義序》)。例如程瑤田多以目驗法考證經籍中名物,陳奂《詩毛氏傳疏》卷六評其《九榖考》中的黍稷之辨說:“程說辨黍稷詳盡,此以目驗證經義,尤見確實。”周中孚《鄭堂讀書記》評其《釋草小記》說:“所釋多《夏小正》《月令》《毛詩》《爾雅》之所具,一經疏通而證明之,而經義頓明。”2.避免盲從舊說、摭拾陳言,以利匡糾前人研讨的疏誤。依乾嘉學人的看法,“自來學者之知博考舊聞,未嘗得之目驗,遂致承訛踵謬”(王端履《重論文齋筆錄》卷九);得之“實驗”者方可“詳其形狀之殊,辨其沿襲之誤”(邵晉涵《爾雅正義序》),訂正舊說之謬。像上文所舉許瀚、桂馥的考辨之例,即爲明證。3.在實際的調研、觀察中驗證前人的觀點或結論,于其精善無誤者信而從之,防止主觀臆斷,輕改成說。程瑤田《芸荔二草應氣述》雲:“今涵泳《月令》之文,參之目驗,而有悟……當以高(誘)說爲正釋也。”祁寯藻《馬首農言》“種植”條雲:“余參之目驗,信其不誣。”吳其濬《植物名實圖考》卷一雲:“不睹其物,無由識之,安得以其俗語改古訓哉?”這說明,親目所驗,方能對舊說之精善者心有所服,形成認同感,不致輕易改之。例如《左傳·成公二年》:“始厚葬,用蜃炭。”杜預注:“燒蛤爲炭以瘗圹。”孔穎達疏曰:“炭亦灰之類。”其將“蜃炭”釋爲蛤殼燒成的灰。清人姚範以“蜃炭”所指爲二物,即蜃與炭,並在《援鹑堂筆記》中說:“杜氏誤注,孔疏曲成其違。”方東樹則于姚氏《筆記》之文下按雲:“燒蛤爲炭,炭即灰也。今粵中所用皆此物,樹所目驗,注、疏似不謬。”可見,方東樹目驗時俗所用之物,認爲杜、孔之說較爲可信,未可輕棄。

                當然,目驗法也有本身的局限性。譬如古今懸隔,語言嬗遞,致使名實的對應關系發生異動,目驗法频繁就難以见效。李惇嘗言:“(晉)去古已遠,千余年後名目不可不變,據其時俗之名以折古人,未爲得也……自晉及唐,其去古益遠,目驗愈不足據矣。”(《群經識小》卷八)又如,對無形之事物,目驗法也不可一展其用,像“太陰、太歲,皆與歲星相應,有名無形,非可目驗”(嚴可均《鐵橋漫稿》卷四)。

                總之,在古代文獻的考證辨釋中,目驗法能發揮很好的作用,有其擅勝之處。尤其是它注重實證,力戒意必之談,充滿理性的科學精神,值得稱道。這一點,亦爲古今學者所推重。如清儒淩廷堪說:“西人言天,皆得諸實測,猶之漢儒注經必本諸目驗。”(《複孫淵如觀察書》)此將解經的目驗法與近代西方天文學的實測法相擬議,可見其對目驗法之科學精神的褒賞。今人吳孟複先生亦雲:“(程瑤田)既博學于文,更注重目驗……以實地之考察,作科學之研讨,其學之精,自非偶然。”(作者:曹海東、彭楊莉,分別系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、博士)

              原文鏈接:http://epaper.gmw.cn/gmrb/html/2019-08/10/nw.D110000gmrb_20190810_3-11.htm

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挺你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搞笑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傷心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憤怒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同情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新奇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無聊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路過
              热门关键词:广发娱乐平台| 广发娱乐app| 广发娱乐电子官网| 广发娱乐真的请码| 广发娱乐约请码| 广发娱乐注册登录| 广发娱乐主页| 广发娱乐登录| 广发娱乐棋牌游戏| 广发娱乐游戏大厅| 广发娱乐网址| 广发娱乐注册| 重庆广发娱乐| 广发娱乐手机版| 广发娱乐网| 广发娱乐安装| 广发娱乐ios苹果版| 广发娱乐网站| 广发娱乐国际| 广发娱乐老虎机| 广发娱乐安卓版| 广发娱乐彩票| 广发娱乐下载地址| 广发娱乐最新| 广发娱乐网上玩| 广发娱乐官网| 广发娱乐街机| 广发娱乐下载| 广发娱乐官方网址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