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发娱乐

<form id="asnbdbuhaj"></form>

<address id="asnbdbuhaj"><listing id="asnbdbuhaj"><meter id="asnbdbuhaj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asnbdbuhaj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asnbdbuhaj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              故宮裏的神奇動物

              來源:北京晚報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08-12

              麒麟

              乘黃

              角瑞

                明年是紫禁城建成六百周年,近日,《故宮裏的博物學》由故宮出版社與中信出版社共同出版,分別是《故宮裏的博物學:給孩子的清宮獸譜》、《故宮裏的博物學:給孩子的清宮鳥譜》和《故宮裏的博物學:給孩子的清宮海錯圖》。全書以故宮博物院院藏《清宮獸譜》、《清宮鳥譜》和《清宮海錯圖》爲藍本,精選其中120種陸地、天空、水生的神奇動物,以現代博物學的探究方式,打破人文與科學的界限,從文學、藝術、動物、地理、自然、民俗、曆史等方面,講述神奇動物的妙趣故事。讓孩子在大開眼界、充分滿足好奇心的同時,融會貫通掌握自然科學與中華文化知識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故宮裏的博物學》藍本是清代由宮廷收藏的動物圖鑒《獸譜》、《鳥譜》和《海錯圖》,是中國古代動物物種的一套傳世巨著,在中國古代文化史和科技史上,都很少見。這三冊圖書曾是最翔實也最具權威的博物圖志,由乾隆親自主持編撰,也是很少對外公開的珍品,乾隆把這三部書都收錄進了代表曆代書畫的大型著錄文獻《石渠寶笈》續編中。

              《故宫里的博物学:给孩子的清宫海错图》 (清)聂璜绘 夏雪著

              《故宫里的博物学:给孩子的清宫鸟谱》 (清)余省 张为邦绘 小海著

              《故宫里的博物学:给孩子的清宫兽谱》 (清)余省 张为邦绘 小海著

              故宫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

              獬豸

                乾隆十五年至乾隆二十六年,乾隆皇帝親自召集當時兩位重量級宮廷畫家余省和張爲邦,曆時十余載合作繪制了《鳥譜》和《獸譜》,而這兩部書中關于動物的全部文字解說,由乾隆朝的“八大臣”聯手完成。《鳥譜》是中國古代開頁最多的工筆重彩花鳥畫冊,《獸譜》以獸類爲表現對象所繪制的圖譜,不僅在清代宮廷繪畫中獨一無二,在中國曆代宮廷及民間繪畫上也是前所未有,在古代繪畫史和動物譜志上,有獨辟蹊徑的開創性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據故宮博物院書畫部副研讨館員袁傑介紹,《獸譜》和《鳥譜》作者余省生于康熙三十一年,常熟人,自幼從父習畫,妙于花鳥寫生,後師法宮廷詞臣畫家蔣廷錫,入宮廷作畫,擅畫花鳥蟲魚,作品既繼承曆代寫生畫傳統,又帶有西洋畫的格調,設色豔麗飽滿,具有空靈高潔之氣,他在乾隆時爲一等畫師;張爲邦是廣陵人,他于雍正、乾隆時在宮中供職,曾隨郎世甯等外國畫家學習西洋畫技法,擅長畫人物、樓觀、花鳥及動物等,在乾隆朝爲二等畫師。

                故宮博物院書畫部研讨館員李湜介紹,《清宮鳥譜》又稱《仿蔣廷錫鳥譜》,共十二冊,其中第一至四冊1948年被蔣介石國民政府運至台灣,現保存在台北故宮博物院,第五至十二冊收藏在故宮博物院。正是由于《清宮鳥譜》不同于普通的畫譜,所以乾隆皇帝並沒有把它與蔣氏的原作同置于禦書房內收藏,而是存放于故宮內另一處关键居所重華宮,好在休息時隨時翻閱欣賞。重華宮是乾隆皇帝爲皇子時的寢宮,登基後主要用來收藏关键的翰墨瑰寶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海錯圖》的來曆更爲傳奇,它由康熙年間來自民間的博物學高手聶璜,曆經幾十年,訪遍全國各地江海湖泊,考察積累,繪制而成。“海錯”的“錯”,是種類繁多的意思。漢代以前,人們就用“海錯”來指代各種海洋生物,後來漸漸成爲了海洋生物、海産品的總稱呼。這部書曾消失在民間,後由大太監蘇培盛帶入宮中,呈現給皇帝。乾隆繼位後,非常看重這套書,讓人把這套畫冊重新修補、裝裱,常常翻看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故宮裏的博物學:給孩子的清宮獸譜》中選擇了22種神獸,皆來自古代傳說故事,如《山海經》《水經注》《墨子》《管子》《爾雅》等,其中有不少都是獨角獸。東西方文化中皆有獨角獸這種動物,現實生计中的原型可能是犀牛,屬祥瑞之物,但西方獨角獸的形象比較單一,《獸譜》中的獨角獸卻具有多種形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麒麟,仁兽,麋身,牛尾,马蹄,一角,角端有肉。”麒麟为麋鹿身形;“獬豸,似山羊,一角,一名神羊,一名解。”獬豸为山羊身形;“角瑞,似猪,或云似牛。角在鼻上。出胡林国。”角瑞为猪牛身形;“駁,一名兹白。状如马,白身黑尾,一角,锯牙虎爪,音如鼓,食虎豹。”駁为马身形;“兕,一角,青色,重千金,状似犀,亦曰沙犀。”兕为犀牛身形;“乘黃,状如狐,背有角,是其首亦有角,如麟豸矣。”乘黃为狐狸身形。

                就此六种,形态各异,但都长着独角,麒麟自不必说,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关键的象征祥瑞的神兽,汉武帝未央宫中有麒麟阁,清代的一品武官官服上就有麒麟,其次才是狮、豹、虎。獬豸是上古时期尧舜的司法官所养神兽,它有过人的智慧,能够分清是非曲直,如有恶人歪曲事实,獬豸便会用独角将其顶倒。明清时的御史等司法官员便头戴獬豸冠。駁虽然身形如白马,但却以虎豹为食,凶猛异常,难得的是它并不伤人命,反而替人们吓走野兽,《管子》中就有駁吓走老虎,救齐桓公一命的故事。乘黃更是延缓衰老的神驹,《山海经》中称“乘之寿两千岁”,它还有个名字“飞黄”,没错,就是成语“飞黄腾达”中的“飞黄”便是乘黃。乘黃在《山海经》中是狐狸身,但后来逐渐演化成“腾黄”时,变成了马驹状,《兽谱》的画师保留了其最初的狐狸形态。

                獅虎豹這三種食肉猛獸在古人的語境中象征意味截然不同。書中寫道,豹在《列女傳》中“南山之玄豹”隱喻潔身自好的君子歸隱修身,而虎是百獸之王,卻在文學作品中有著負面的形象。虎在古時被稱爲“大蟲”,《水浒傳》中武松打虎,《鏡花緣》中也有“斑毛大蟲”,多是禍害百姓,人人懼怕憎恨的形象。獅子卻完全不同,雖舞獅子已成中國文化保留節目,但獅子不是中原本土動物,而是來自亞洲西部及南部印度孟買等地。東漢時,大月氏國向漢章帝進貢了獅子,漢章帝很喜歡。隨著佛教的傳入,人們又把獅子當做神獸看待,漸漸獅子成了吉祥鎮宅之物,宮殿廟宇門前多能見到一對或威風凜凜或憨態可掬的石獅子,故宮乾清宮門前便有兩只鎏金銅獅子。三者在傳統文化和文學中有如此巨大的差異,筆者猜測大概是與人的距離不同,古時我國的氣候比今日更爲溫暖濕潤,虎在我國從東北到華南分布廣泛,數量較多,也就時常與人打交道,傷人傷畜,雖是“百獸之王”,卻沒落下好名聲。

                正如“獸”“鳥”兩冊的編著者小海所說,古代中國人對動物的看法,非常有意思,他們不重視對動物的“生物學層面”的研讨,而是更注重把動物的特性和行爲,賦予某種他們文化或社會意義。不論是飛禽走獸還是海洋生物,古人在動物們身上寄托了大過于動物本身的情感,就如同善于中國畫的畫師們使用了西洋繪畫的光影技法。這些畫作不單是珍貴的生物學資料,更是一面關于曆史與文化的多棱鏡,多角度透視出古人複雜而有趣的心理。

                【書鄉專訪】

                一 乾隆的好奇心

                “乾隆皇帝雖執掌萬裏江山,卻不可事事親眼所見、親耳所聞,他也渴望了解這神奇的大千世界,賞盡天下的奇珍異獸。這種好奇心,與普通人沒有太大分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乾隆皇帝爲何如此喜愛《獸譜》《鳥譜》與《海錯圖》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《獸譜》作爲由清代官方主持編修的權威動物圖鑒,每冊開篇第一幅畫,钤有“乾隆鑒賞”“乾隆禦覽之寶”“三希堂精鑒玺”等印,每冊最初和最末還開钤“五福五代堂寶”“八徵耄念之寶”“太上皇帝之寶”玺,《鳥譜》每冊開篇第一幅畫,钤有“重華宮鑒藏寶”之印,可見乾隆對這套書的喜愛。從畫師生動逼真、形神兼備的精心繪制,到朝廷重臣細致入微的考據校勘,無不體現出中國自古以來對自然的敬畏和探索的博物學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“獸”一冊在《獸譜》中精選了四十種獸,選擇的標准是什麽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我們綜合考慮每種動物的特點,從《獸譜》中甄選了四十種獸,分爲三大類——神獸二十二種、普通獸十三種、異國獸五種。神獸是僅見于傳說而現實中不存在的動物,可分爲瑞獸和怪獸兩種。瑞獸,是中國古籍中記載的能帶來祥瑞的獸,如麒麟、白澤等。古人認爲,凡統治者爲政順乎天意,就能風調雨順,社會安定昌盛,才會有瑞獸出現,以示天兆吉祥。怪獸包括《山海經》等古籍中記載的神怪之獸,如窮奇、九尾狐等。它們雖不具備科學上的認知價值,但在《獸譜》中占的比例較大,且多具有文化寓意,所以書中挑選关键的、具有代表性的一些從文化上進行介紹。普通獸是《獸譜》裏描繪較多的,其中有豹、虎等猛獸,也有常見的犬、驢、豕、兔等家畜。異國獸則是外國出産的獸,如般第狗(河狸)、惡那西約(長頸鹿)等,這些獸大多是由外國使節朝貢時進獻給中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許多鳥獸的形態與描述在《獸譜》《鳥譜》原著中比較模糊,在撰寫介紹文字時有沒有遇到困惑的地方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一開始寫的確會有困惑的地方,比如神獸中的一些動物,像麈、麢羊基本上沒有詳細的描述,無法認其究竟是哪種動物,這樣的情況我會結合各種史書、筆記、小說等古代文獻中的記載,看看它們生计在哪裏,忠于原文來描述它的外貌。同時,我也會根據《獸譜》《鳥譜》中原畫加以對比,推測它最可能是哪種動物,在每篇文章左側的分欄中列舉了每種神獸的外形、技能、棲息地和出處。

                鑒于家畜是人們較爲熟悉的動物,在文章中沒有介紹外貌、習性等基本特征,而是介紹了其不太爲人熟知的特點,如:豬其實是講衛生的,兔子的三瓣嘴其實是兩瓣的。考慮到將有些動物學知識插入文中,會影響文章的趣味性和連貫性,所以在普通獸、異國獸的介紹文章左側的分欄中列舉了每種動物的中文名、拉丁名、主要食物、棲息地和分布範圍。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圖冊在繪畫上與實際所指的動物有些差距,並不准確,圖文也有互相矛盾之處,您怎麽看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在寫作的過程中,我發現《清宮鳥譜》原畫存在與事實不符或圖文不一致的問題。例如:《白練》中所畫的兩只鳥均爲白色,而雌鳥是棕褐色的體羽,像是兩只雄鳥被生生湊成了一對;《白鹭》中所畫的白鹭,腳爪的顔色畫錯了,其實它的腳爪是黃色的。這些明顯的錯漏,均在文中做了說明。原畫中還有一些細節上的錯誤不便一一注明,這些畫對現代人來說,更多的是作爲藝術品欣賞。

              紅腹錦雞

                二 东方的博物学

                “《中庸》寫道:博學之,審問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。古人認爲博學多識的人能融會貫通,可以看到事物的本質。這與今日的博物學概念不謀而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西方同時期的博物學家也繪制了許多動植物圖冊,清宮畫師的作品與其有何不同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首先,創作背景不同。《獸譜》《鳥譜》是宮廷畫家余省、張爲邦奉旨,按照乾隆帝的要求和喜好,仿照《鳥譜》的體例和樣式編輯,按照《古今圖書集成·禽蟲典》中百獸的形象繪制的,目的是以“百獸呈祥”來彰顯國家富強、撫有四海、萬國來朝的景象。余、張二人的共同特點是筆法工整細膩,設色富麗豔美,造型注重法度、規制和准確度,能把動物內在的種種習性都刻畫得淋漓盡致。這些畫描繪精湛,栩栩如生,既是清代宮廷繪畫的精品,也是工筆畫的傑作,具有較高的藝術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兩位高水平的畫師,《獸譜》還有傅恒、劉統勳、兆惠等八位校勘者,他們均爲朝中重臣,在乾隆朝政治、軍事、文化事業中均有关键貢獻。以八大臣做校勘者,爲圖譜增重,尤可見乾隆帝對禦制《獸譜》的重視程度。這套乾隆策劃編寫的動物圖鑒除有宣揚國威的作用外,又是一部考證翔實、在當時最具權威性的動物圖志,也可算作皇室了解各種動物的名稱、生理特征、棲息環境和種屬等知識的博物學著作。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從古人的對動物描繪與解釋中我們能看出什麽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很多人會說,古人不懂得分類學,跟西方人對動物的認識相差甚遠。真的是這樣嗎?其實,古人不過是多了些趣味,多了些想象力,多了些期望,而這些都寄托在動物身上。沒錯,古人沒有像分類學家林奈那樣,將動物按屬種命名。但是,假如你翻開康熙字典,帶“鹿”“馬”“魚”偏旁的字,你知道有多豐富嗎?很多字,你見過也不會讀,這些動物在某一時期曾生计在地球上。又比如,古人將“雌雄”換了一種說法——“牝牡”,牝爲雌,牡爲雄。有個詞語叫牝雞司晨,字面含義就是母雞報曉。還有鳳凰、鴛鴦、麒麟原來說的不是一種動物,它們拆開了都是一雄一雌,所以你能說古人對動物沒有研讨嗎?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東西方的博物學發展各有什麽樣的特點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記得一位學者曾說,爲什麽今日各個學科都得到飛速發展,卻很難出現達·芬奇、達爾文這樣超越時代的天才?很关键的一個原因是,曾經在科學誕生之前,東西方都經曆過一個漫長的“博物學階段”。在這門學科裏,人們對自然界進行細致的觀察、描述和分類,以獲取知識。在那時,生物與地理、動物與植物,這些學科是不分家的。恰恰因爲不分家,各學科間融會貫通,更容易激蕩認知,爆發創新。

                三 现代的价值观

                “好奇心、想象力以及融會貫通跨學科知識的博物能力,將會是決定孩子未來的核心競爭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能舉例說明書中是如何將畫中的動物與現實中的動物聯系起來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以《鸟谱》为例,这本书无论是对鸟的选择还是对动物学知识的普及,都力求严谨、细致和周到。在介绍每种鸟的时候,除了考虑其代表性,还兼顾了科学性和趣味性。例如:陆禽中的紅腹錦雞生计在陕西岐山地区,它毛色鲜艳闪亮,尾羽纤长,根据今人对生物学和地理学的认识,推测它是凤鸣岐山中的神鸟凤凰的原型;攀禽中家喻户晓的杜鹃,因在繁殖期玩“狸猫换太子”的把戏而臭名昭著;鸣禽中的伯劳有“雀中猛禽”之称;游禽中的鸳鸯象征着忠贞的爱情,但它们一点儿都不专一;涉禽中的白鹭又名“鹭鸶”,有着科场得意的寓意;在古代,猛禽中的海东青是满洲人眼中的神鸟,其实就是矛隼。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書中許多動物現已滅絕,我們應如何看待古代動物與當下的聯系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《山海經》裏出現的動物未必是不存在的,雖然描述的長相奇特,有的動物有四個角,有的動物只有一條腿,還有的動物沒有嘴巴。也許古人沒有望遠鏡,看得不那麽真切;也許是某種動物一閃而過,古人一葉障目不見泰山;也許目擊者故意誇大其詞,繪畫的人按照他描述的畫了下來;也許是靈魂畫手的傑作;也許是這種動物因爲不適應環境的變化或者被人類過度捕殺,今日已經滅絕……博古通今,經世致用。古人看待動物的方式是一種文化傳承,有中華文化的根。而今,我們都在用科學的視角看一種動物,這套書是一個橋梁,以講故事的形式將傳統文化與現代動物學知識融合在一起,使孩子們全方位的了解書中的動物。

                書鄉:古人的描述中寄托了對于動物的想象和期待,其中蘊含著古人什麽樣的價值觀?

                小海:凤鸣岐山的典故,据说只要凤凰现身,天下就会太平。当初,周文王在岐山脚下成就伟业之时,曾听到山上有凤凰鸣叫。天下人认为文王有德,凤凰来仪,是周室兴盛的预兆。要是发生在今日,人们会说这不就是紅腹錦雞吗?可是古人把它当为凤凰,赋予它祥瑞的预兆。动物的形象,在古代中国的政治体制和社会秩序中,发挥了很关键的影响。我们不是否定古人对动物的认知,而是用现代博物学的探究方式,把波澜壮阔的中华文化与自然科学融会贯通,讲给孩子们听。

                博物反映著衣食住行、民俗、神話方方面面,這些具有人文屬性的知識是博物的一部分,而天文、地理、自然這些具有科學屬性的知識也是博物的一部分。許多圖書側重純科學知識普及,但忽略了人文教育。這兩者是可以被打通的。策劃這套書的初衷是希望能打造一套適合孩子閱讀的通識類讀物,以現代博物學的探究方式,打破人文與科學的界限,將感性認知和理性認知融合,重新認識身邊的動物和世界。這就是博物學的力量。(陳夢溪)

              原文鏈接:http://bjwb.bjd.com.cn/html/2019-08/09/content_12028572.htm

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挺你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搞笑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傷心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憤怒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同情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新奇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無聊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路過
              热门关键词:广发娱乐平台| 广发娱乐app| 广发娱乐电子官网| 广发娱乐真的请码| 广发娱乐约请码| 广发娱乐注册登录| 广发娱乐主页| 广发娱乐登录| 广发娱乐棋牌游戏| 广发娱乐游戏大厅| 广发娱乐网址| 广发娱乐注册| 重庆广发娱乐| 广发娱乐手机版| 广发娱乐网| 广发娱乐安装| 广发娱乐ios苹果版| 广发娱乐网站| 广发娱乐国际| 广发娱乐老虎机| 广发娱乐安卓版| 广发娱乐彩票| 广发娱乐下载地址| 广发娱乐最新| 广发娱乐网上玩| 广发娱乐官网| 广发娱乐街机| 广发娱乐下载| 广发娱乐官方网址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