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发娱乐

<form id="asnbdbuhaj"></form>

<address id="asnbdbuhaj"><listing id="asnbdbuhaj"><meter id="asnbdbuhaj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asnbdbuhaj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asnbdbuhaj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              90年前,七夕爲什麽沒禁住?

              來源:北京晚報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08-09

              清乾隆缂絲七夕乞巧圖軸

                “謬種流傳,曆千百年而俗不少變,亦曆千百年,而女流之智識、之學術、之工藝,曾不少進。未嘗不太息痛恨于天孫之濫竊馨香,而不可使人巧也……吾知不數年而理化之學明,足使牛郎之褂襖減色;汽機之學盛,足使織女之機石無靈。此又群乞者前途之幸福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這是1906年第12期《賞奇畫報》中,“社說”欄目發表的、署名霸倫的《乞巧緒談》。文中“天孫”指織女星,因傳說織女是天帝的孫女。

                1906年,《賞奇畫報》(旬刊)由楊杏帷、吳懿莊、魏季毓創辦于廣州,追求“賞心悅事,奇語驚人”,總共只出了27期,自稱“凡幹涉閨阃政界,不輕闌入”,可對七夕的批評,有些犀利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這是“粵人重乞巧,燈火到天明”傳統的反撥。

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在現代性的步步緊逼下,時人進退失據,將落後的責任貿然推到傳統文化上,以爲除之方可圖存。

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霸倫此論並非獨家,翻檢舊報,近似說法此起彼伏。以致1929年7月,南京國民政府在廣州成立風俗改革委員會,該會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廢除乞巧節(即七夕)。

                七夕招惹誰了?廢除行動爲何未能成功?值得一番鈎沈。

                牛郎、織女晚相會了6天

                提起七夕,人們馬上會想到牛郎、織女的故事,其實,二者初期本無關聯,後漸合流。

                牛郎、織女始于先民的星辰崇拜,周人已知銀河北有三顆星,從早到晚會7次變換位置,運動軌迹近似織機的梭子,因此稱之爲織女星。織女星很亮,频繁用來確定時間。牽牛星則隔著銀河,與織女星相對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年七月初,織女星會出現在正東方,古人將這一天確立爲七月一日,表示已進入秋季。所以,牛郎、織女應在七月初一相會,後人又給他們耽誤了6天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古代,普通人沒有日曆,爲方便記憶,節日多是月份第一日、月份正中日、月日重合日,故一月一、三月三、五月五、七月七、九月九都是節日。

                《詩經》中說:“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”舊曆七月相當于今日的9月,詩中的“火”指大火星(即天蠍座主星),至此月開始西行,氣溫漸低,盛夏消退,且非農忙之時,屬于曬衣的好時節。

                至晚在魏晉南北朝時,每年舊曆七月七日,人們便會將室內物件搬出、曝曬,並稱這一天爲“曬衣節”或“曬書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《世說新語·任誕》中記載道:“阮仲容(即阮鹹,竹林七賢之一)、步兵(即阮籍,著名詩人)居道南,諸阮居道北。北阮皆富,南阮貧。七月七日,北阮盛曬衣,皆紗羅錦绮。仲容以竿挂大布犢鼻裈于中庭。人或怪之,答曰:未能免俗,聊複爾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犢鼻裈”相當于大褲衩,用竹竿挂起來曬,確實不太文明,詩人以此來嘲諷富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鵲橋之說從何而來

                牛郎、織女是如何與曬衣節彙合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或因七在古代文化中有特殊含義,五行加陰陽即爲七,七又是僅次于九的陽數。古人視七月七日爲大吉,多在此日求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據《搜神記》載,漢代開國皇帝劉邦迷戀戚夫人的舞蹈,每到七月七日,必“臨百子池,作于阗樂”,舞畢則“以五色縷相羁,謂之相連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漢武故事》中則稱:“景帝夢高祖謂己曰:王美人生子,可名爲彘。以己酉年(前156年)七月七日旦,生武帝于猗蘭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《搜神記》《漢武故事》是小說,所錄未必都確實,但也說明,至遲在魏晉時期,七夕與生育之間已有關聯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時期還有一大創造,即出現了烏鵲橋,可渡牛郎、織女相會。從天文角度看,並無此事。對于該傳說,宋代學者批評最力。陳元靓在《歲時廣記》中稱“其說皆怪誕”;王觀國在《學林》中批評道:“河鼓星在織女、牽牛二星之間。世俗因傳渡河之說,媟(音同亵)渎上象,無所根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王觀國亦誤,河鼓星由三星組成,中間最亮者即爲牽牛星,另兩星被傳說爲牛郎的子女。

                學者羅願認爲:“涉秋七日,(烏鵲)首無故皆髡。相傳以爲,是日河鼓與織女會于漢東,役烏鵲爲梁以渡,故毛皆脫去。”更是牽強。

                烏鴉叫聲不雅,後來丟了渡牛郎織女的差事,烏鵲橋變成了鵲橋。喜鵲喜晴,不避人,叫聲亦優雅。看來,即使是鳥,會說話與不會說話,待遇上也有很大差別。

                滿街的孩子都在扮裝磨喝樂

                牛郎、織女霸占了七夕,曬衣節只好搬家,改到了六月六日,北宋時稱爲天贶(音如礦)節。傳說宋真宗趙恒在這一天得到上天賜予他的一部天書,宋真宗因此建了座天贶殿。

                舊曆六月六日正在伏天,所以,曬衣節又被稱爲“曬伏”。但民間仍有七月七日曬衣服的習俗,清光緒年間《保定府志》等便有相關記載。

                七夕文化盛于北宋,當時開封還保持著曬衣節的習俗。據《宋會要》載:“皇朝故事,以七月七日爲曬書節,三省六部以下,各賜缗錢開筵讌,爲曬書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《歲時雜記》則記錄了民間的生计:“東京潘樓前有乞巧市,賣乞巧物,自七月初一日爲始,車馬喧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宋代人過七夕,不是太關注愛情,更多是爲祈子。在當時,七夕已成关键節日,“前三五日,軍馬盈市,羅绮滿街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七夕熱賣品是“磨喝樂”,一種泥制兒童玩具,富家則用蠟制,皇家另加金銀、珠寶裝飾。在市場上,頂級“磨喝樂”一對需上千錢。

                磨喝樂又稱魔侯羅等,本是印度傳說中的神祗,是佛祖釋迦牟尼的兒子,天龍八部之一。磨喝樂乃蛇首人身,傳入中原後,變爲憨態可掬的兒童形象,又叫“化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化生”可保佑人們生兒育女,《唐歲時記事》說:“七夕俗以蠟作嬰兒形(窮人多用泥制),浮水中以爲戲,爲婦人宜子之祥,謂之化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化生”多執蓮葉,所以宋代家長七夕時會給孩子買荷葉玩,“執之,蓋効颦磨喝樂”。宋代著名的嬰童瓷枕,實爲磨喝樂枕。

                女孩兒節要玩上一個通宵

                經宋人改造,乞巧成了七夕的必備節目。據曾誠先生考證,乞巧是一種閨閣遊戲,主要有三種玩法:

                其一,穿針乞巧:漢代即有,據《西京雜記》載:“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針于開襟樓,人俱習之。”七夕夜,女子們將7根針或9根針並排,能用五彩絲線穿過者爲“得巧”,亦可競速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二,喜蛛應巧:始于南北朝,據南宋周密記載:“以小蜘蛛貯合(即盒)內,以候結網之疏密爲得巧之多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其三,投針驗巧:即“于七月七日,以碗水暴日下,各投小針,浮之水面,徐視水底日影”。影子越好看,越說明“得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宋代,也有學者對七夕節提出批評。司馬光在詩中寫道:“土偶長一尺,買之珠一囊。”諷刺當時的奢靡之風。

                元代時,來自唐代長安、宋代汴梁的七夕節俗進入北京。每到七夕,大都熱鬧非凡。從宮廷到官場,乃至民間,都要辦巧節會,要玩上一個通宵。據記載,巧節會是“宮廷宰輔、士庶之家鹹作大棚,張挂《七夕牽牛織女圖》,盛陳瓜、果、酒、餅、蔬菜、肉脯,邀請親眷、小姐、女流,作巧節會,稱曰女孩兒節。占蔔貞咎,飲宴盡歡,次日饋送還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時民間還有“五生盆”的習俗,這是宋代就有的節俗。即將綠豆、小豆(赤豆)、小麥等,用水浸于瓦盆中,待生芽數寸,以紅藍彩線束之,置小盆內,七夕供祀牽牛星,謂之種生。

                清代宮廷七夕有“獻戲”

                明代初期,通過“去元化”,元代節俗漸廢,其中很多本是中原習俗。

                在《紅樓夢》中,王熙鳳的女兒生于七月七日,請劉姥姥給她起名,劉姥姥說:“就叫他是巧哥兒。這叫做‘以毒攻毒,以火攻火’的法子。”可見,民間已將舊曆七月七日視爲凶日,與先民的看法截然相反。

                清代過七夕最大的特色是宮廷演“獻戲”。獻戲是有娛神性質的表演,每個宗教節日都不可落。清宮一年獻戲日期包括元旦、立春、上元前一日、上元、上元後、燕九節、花朝節、寒食節、浴佛節、碧霞元君誕辰(四月十八日)、端午、關帝誕辰(五月十三日)、七夕、中元、北嶽大帝誕辰(八月十日)、中秋、重九、十月二十五日、冬至、臘日、除夕等。

                道光皇帝登基後,厲行節約,禁了獻戲,但據《道光二十五年恩賞日記檔》載:“敬事房傳旨,明年七月初七日,西峰秀色念齋意,獻戲、陳設冠袍、帶履、桌張、燈,俱不必伺候,欽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看來,禁獻戲只是做姿態,等大家都忘了這個茬,皇帝趁七夕又偷偷看上獻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清廷重視戲劇,是出于統治需求。洪昇創作《長生殿》時,康熙曾給予大力支持。一方面,以唐玄宗之昏反襯本人之明;另一方面,力推七夕,以強調旗民文化、習俗相通。

                清宮女眷多,高度重視七夕,七夕供與二月初一的太陽供、八月十五的月供並稱三堂供奉,一直延續到宣統時期。

                十一條令還是沒能禁住七夕

                清末民初,改良社會風氣成爲焦點話題,七夕亦受牽連。

                據學者曾應楓鈎沈,1912年廣東軍政府已將七夕視爲“陋俗”,發令稱:“每屆七夕,無知婦女,尤沿奇巧陋俗,甚有學校女生,亦腼顔爲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民間亦有對抗,著名作家歐陽山曾記1925年“沙基慘案”後,廣州人用七夕乞巧,紀念死難女性。報章稱:“一時鬓影衣香,珠光玉笑,道路爲之生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1929年七夕前,廣州市風俗改革委員會下令:“一、打破七夕拜仙陋習;二、打破七夕燒衣陋習;三、七夕燒衣是不良的風俗;四、七夕拜仙是怪誕的舉動;五、七夕會牛郎是無稽的诳語;六、禁止七夕拜仙燒衣;七、誰敢燒衣拜仙即拿公安局究辦;八、禁止商店販賣七夕拜仙燒衣用品;九、禁止七夕拜仙燒衣是改革風俗的起點;十、一致遵照公安局布告廢除七夕拜仙燒衣;十一、我們自動起來廢除七夕拜仙燒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據《廣州民國日報》同年8月8日報道,警察還拘捕了幾位七夕設香案的女性,“警員嚴厲教育了她們,還聽說要把她們送到公安局去‘警戒’,以警示那些膽敢違法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没想到,第二年2月,广州市风俗改革委员会被取消了,禁止七夕不了了之。但影响仍在,直到1933 年第1期《新天津画报》上,沙荒穆还以“织女拒绝乞巧”为题呼吁:“敬告诸位乞巧的迷死们,‘打算巧,本人找。’下上工夫去研讨、去追求,将来准可以‘巧不可阶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破除迷信是好事,但把傳統一概推倒、一概禁止,未免狹隘。(蔡輝)

              原文鏈接:http://bjwb.bjd.com.cn/html/2019-08/08/content_12018562.htm

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挺你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搞笑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傷心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憤怒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同情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新奇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無聊
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表情-路過
              热门关键词:广发娱乐平台| 广发娱乐app| 广发娱乐电子官网| 广发娱乐真的请码| 广发娱乐约请码| 广发娱乐注册登录| 广发娱乐主页| 广发娱乐登录| 广发娱乐棋牌游戏| 广发娱乐游戏大厅| 广发娱乐网址| 广发娱乐注册| 重庆广发娱乐| 广发娱乐手机版| 广发娱乐网| 广发娱乐安装| 广发娱乐ios苹果版| 广发娱乐网站| 广发娱乐国际| 广发娱乐老虎机| 广发娱乐安卓版| 广发娱乐彩票| 广发娱乐下载地址| 广发娱乐最新| 广发娱乐网上玩| 广发娱乐官网| 广发娱乐街机| 广发娱乐下载| 广发娱乐官方网址|